快捷搜索:

建国以来规模最大最寒冷的警察匪徒大战,柴河

作者: 历史人物  发布:2019-09-23

1979年7月14日,距辽宁省铁岭市区5公里的102国道旁,发生了被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警匪枪战,惨烈的战斗使用了机枪、手榴弹,甚至要动用坦克增援。其过程之激烈,人员伤亡之惨重,令每一个亲历者,甚至是幸存者都感到无比震撼。

1979年7月14日,距辽宁省铁岭市区5公里的102国道旁,发生了被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警匪枪战,惨烈的战斗使用了机枪、手榴弹,甚至要动用坦克增援。经过一天的激烈枪战,一名女犯被擒,两名男歹徒被击毙,6名干警在战斗中牺牲,这就是震惊全国的“柴河沿战役”。
  这部小说就是根据这次真实战役创作的……
  
  一
  辽宁的铁岭地区像个簸箕,山地和丘陵分列在东西两侧,就像这个大簸箕的边,辽河平原就是簸箕底。有人这样来形容铁岭“四山一水四分田,一分道路和庄园”。这四山就是冰砬山、城子山、鸡冠山、龙首山。一水就是辽河了,四分田当然就是辽河流域为主平原。平原地区地势平坦,土地肥沃,是著名的粮仓之一。就是这片平原地区临近的辽阳,有个叫李家庄的村,属于东京子乡。1979年7月14日的凌晨大约1点,村西头一声清脆的枪声,打破了黎明前的寂静……
  
  前一天的晌午,李家庄大队部传出激励的争吵声,开着的门里,民兵军械员林国良,大队电机厂工人许忠集和他妹妹许敏,正在和大队支书李友宇、会计李明和大吵大闹。门外挤满了看热闹的村民。
  在李家庄李姓是大姓,差不多有百分之八十的村民都姓李,不姓李的几乎都是前几年的外来户。于是,这些外来户总觉得在李家庄被李姓人欺负,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为此也常常会发生一些矛盾。
  林国良和许忠集就是外来户。两个人都是关内山西人,一起当兵一道复原,有一道闯到了东北,就是看中了这地方肥的流油,指望着过好日子,总比山西黄土坡上强。
  别说,开始真不赖,两个人都有点文化,在部队又学过技术,很快受到大队重视。林国良做了军械员,掌握着大队民兵几十条枪支和近万发子弹。许忠集去了大队电机厂担任技术员,去年把自己妹妹许敏也接到了李家庄。
  这个许敏,今年25岁,来了不久就和林国良要好了,打算大秋之后办喜事了。为了要结婚,打算盖新房,要求村子里批准。可巧东京子乡刚刚传达了市里的文件,严禁占用良田造房。他们打算盖房子的地方,刚好就今年春上才分给林国良的良田。于是,大队没有批准林国良的盖房占地申请。谁知,这林国良没有拿到批文,就已经在地里动工了。正好碰上乡里检查这项工作的落实,乡政府马上责令李家庄限期拆除。
  这么一来,林国良、许忠集、许敏不干了。他们把事儿归结到了村里干部都姓李,欺负外来户,便在大队部吵起来。
  “你们姓李的是不是欺负外来户,凭什么你们盖房就批,我们外来户就不批?”林国良在大队部拍桌瞪眼。
  李友宇很生气地说:“林国良,你说话要凭良心。你和许忠集,来李家庄三五年了,我李友宇什么时候欺负了你们?你们来的时候,没有房子,我把村里闲置的空房子分给你们,去年重新分配责任田,你们照样每人一份,连春上才来落户的许敏也分了。还要怎么样?”
  “可我妹妹要和林国良结婚了,总不能还挤在一块住。要盖新房是我们出钱,凭什么不批?”许忠集瞪着眼大吵。
  会计李明和在一旁劝解着:“许忠集,不能在耕地上盖房,是上级规定,并不是不让你们盖房。刚才李书记不是解释过了?你们可以在村北头荒岗子上盖房,将来其他人要盖房也只能在那里。”
  许敏指着李明和的鼻子破口大骂:“放屁。北岗子是乱坟岗子,凭什么让我在那里盖婚房?”
  “许敏,你给我出去!别在我的办公室撒野!”李友宇大怒,站起身指着许敏厉声斥责。
  李明和还是和颜悦色地解释着:“什么乱坟岗子啊?那是哪年的老皇历了。北岗子十多年前就已经禁止埋人了,去年已经正式列入了李家庄村发展规划,那里就是将来的新区。”
  许敏却还是骂骂咧咧地说:“谁愿意谁去。姑奶奶的房子就要盖在分给国良那块地上。”
  李友宇实在忍不住了,便对着门外拦着村民维持秩序的民兵说:“李联春、李思明,你们放村里人进来,让大家评评理吧。”
  村民们涌进来七嘴八舌地把三个人一通指责。林国良看着势头不对,便拉着许忠集和许敏出来了。
  
  三个人气呼呼地回到住处,林国良顺手拿过柜子上一瓶高粱酒,咬开了瓶子盖,“咕嘟、咕嘟”就是两口,又把瓶子递给了许忠集,许忠集阴沉着脸,也是“咕嘟、咕嘟”两口。
  许敏从哥哥手上夺过酒瓶子,说:“姑奶奶,也来两口。今天这事儿,气死我了。”
  林国良破口大骂:“他妈的,真是欺负人啊。老子在自家地上,自己花钱盖房都不行,不是明摆着欺负咱们外乡人?”
  许忠集从妹妹手里抓过酒瓶子,又是“咕嘟、咕嘟”闷了几口,没说话,脸阴沉沉的。
  林国良继续发着牢骚:“忠子,这地方咱们不能呆了,回老家吧。”
  许忠集没有答话,许敏却喊起来:“良子,你他妈是不是爷们?就这么灰溜溜回老家了,不让人笑话死?咱们就是走也要先出这口气!”
  林国良和妹妹许敏的话,让许忠集想起另一件事。
  
  他看上了村长的二丫头李秀娥,秀娥也愿意。两个人偷偷处了两年多,还是被村长李金宝发现了。他坚决不同意,明明白白告诉许忠集,他不能把闺女嫁给一个外乡人。最后硬生生拆散了他们,把李秀娥嫁给了村上最有钱的李树德。这件事一直堵在自己心里,看起来李家庄这地方是不能再待下去了。不过,妹子说得也没有错,这口气不出,不能走。
  突然,一个邪恶的主意冒出来,许忠集再次拿过酒瓶子,把最后一口就灌进肚子里,红着眼睛问林国良:“良子,我妹说的对。这两年我受姓李的气已经受够了,我们要走也要先出口气。”
  林国良醉眼惺忪地说:“忠子,你说这口气怎么出?”
  许忠集“啪”的一声,把酒瓶子在地上摔得粉碎,恶狠狠地说:“干死姓李的大队干部!”
  林国良瞪起眼睛,说:“走,去军械库取家伙。咱们今夜就干。”
  许敏跟着鼓劲,说:“良子,好样儿的。我就喜欢这样的男人。”
  许忠集嘱咐妹妹:“你马上把咱们值钱的玩意儿收拾个小包,再给我和良子拿几件衣服,你自己也收拾几件。马上到村口去等我和良子。我们办完事去村外找你。”
  许敏答应了一声。
  
  许忠集和林国良走出屋子,直奔大队部旁边的民兵军械库。
  军械库里放着30多支自动步枪和半自动步枪,还有近万发的子弹,十几箱手榴弹。林国良在部队是校枪员,许忠集是特种兵,两个人对枪械十分熟悉。进了军械库拿起两支最好的自动步枪和一支半自动步枪,还有1500发子弹,外加4颗手榴弹,连门也不关直接闯进了大队部。
  一路上两个人商量了,先去大队部,要是没有人,再去李友宇和李金宝家算账。
  他们刚才进军械库之前,看见大队部亮着灯。
  李明和坐在大队部算账,突然听见门“咚”一声,被踹开了,他刚一抬头,林国良手里的枪“啪”地就响了。李明和一头栽倒在桌子旁边。两个人门都没有进,一路小跑直奔村外。
  许敏手里拿着两个小包裹,蹲在村北一棵老槐树下面,听见村里一声枪响,一激灵站起身,接着看见林国良和许忠集弯着腰跑过来。
  林国良一拉许敏的手,压低嗓子说:“快跑。”
  跑出村子就看见路边停了一辆解放牌卡车,开车的正好就是李树德。他站在给卡车加水,听见村子里一声枪响,吓了一跳,回过身的时候,刚好看见他们三个跑过来。
  不等他回过味,许忠集抬手就是一枪“啪”,把李树德打死了。
  许忠集把他的尸体拉到路边,对林国良说:“上车。”
  卡车直奔临近的铁岭。
  
  二
  第一声枪响,李友宇就被惊醒了。他披着一件衬衣跳下炕,就朝大队部跑。路过军械库看见大门开着,心里一凉,知道出大事儿了,再跑进大队部,进门就看见李明和趴在桌子上,满桌子、满地都是血。李友宇腿一软,跌倒在门口。
  这会李金宝也赶到了,后面跟着民兵连长李曦,还有两个民兵也都提着枪。
  就是这节骨眼,外面“啪”的传来第二声枪响。
  李曦反应挺快,一个转身,对身后两个民兵大吼:“快,村北。你们一个跟我走,一个去召集人。”
  李金宝也看见了倒在血泊里的李明和,不由一哆嗦,他伸手拉起李友宇,说:“快报案吧,李曦已经发现少了三支枪,1000多发子弹,还有手榴弹。”
  李友宇哆哆嗦嗦从血泊里拿过电话……
  
  东京子镇派出所的值班电话突然响了。时间是1979年7月14日凌晨:一点五十五分。
  “我是东京子派出所。”
  “什么!说慢一点,哪里?李家庄?好,知道了。”
  值班民警拉响了所里的警报铃,刺耳的警报铃响遍了整个派出所的院子,所有在所里的警务人员都冲了出来。
  值班的副所长赵可立,提着手枪第一个赶到值班室。
  刚才拉响警报的值班民警肖赋,急急忙忙向他报告:“所长,刚刚李家庄打来报案电话,他们的民兵军械库被盗,少了两支自动步枪和一支半自动步枪,一千多发子弹,可能还有手榴弹。一共响了两次枪,大队会计已经被杀害,另外一枪情况不明。枪声到了村北,村里民兵连长已经带人过去,其他情况不明。”
  听了这个报告,赵可立吓了一大跳。军械库被盗,丢了两支自动步枪和一支半自动步枪,一千多发子弹,还有手榴弹;响了两枪,已经死了一个人,这已经是天大的案子了。罪犯几个人,什么情况都不清楚,这对人民群众是多大的威胁?
  赵可立顾不得多想了,马上下达了几个命令:“肖赋,马上向辽阳市局上报。你们几个内勤设法通知所长来值班,剩下的带上枪支,跟我出警。”
  接到东京子派出所电话后,辽阳市局立刻上报了辽宁省公安厅。
  六十分钟后,辽阳市局给省厅打了第二个电话,根据现场进一步报告,罪犯一共三人,两男一女,盗窃军械库两支自动步枪和一支半自动步枪,子弹1500发,手榴弹4枚,先在李家庄大队部打死了会计李明和,又在村北打死了李树德,劫持一辆解放牌卡车,向北朝铁岭地区逃窜。罪犯林国良、许忠集均为复员军人,有良好军事素质。女性嫌疑人许敏,许忠集的妹妹,林国良未婚妻。
  
  三
  1979年7月14日凌晨4时,铁岭公安局接到了省厅的通报:持枪杀人犯林国良、许忠集,嫌疑人许敏,劫持一辆车牌为辽—K10198的5吨解放牌卡车,携带两支自动步枪和一支半自动步枪、子弹1500发、手榴弹4枚,已于今晨1点20分左右,在辽阳市东京子乡李家庄先后枪杀两人后,向你处流窜,请速组织力量围捕。
  
  7月14日凌晨4点20分,铁岭公安局会议室里坐满了人。不仅有铁岭公安局的正副局长、政委,下面的刑警支队、交通支队、特警支队负责人,还有铁岭市的市长和市委书记。所有人的脸色都异常严峻。
  主持会议的局长张春鹤刚刚宣读过省厅的通报,然后请赶来参加这个重要会议的市长齐勒席,市委书记王悦克做指示。
  市长齐勒席心情沉重地摆摆手,只说了一句话:“我没有什么指示,只有一句话,作为二百万铁岭市民的父母官,我请你们务必要将罪犯拦截在市区之外!”
  王悦克站起身,接着他的话音说:“同志们,齐市长说出了我们铁岭老百姓的心里话。你们作为铁岭两百万市民的保护神,担负着保卫他们生命财产安全的重大责任。目前的形势异常严峻,三名罪犯手中有两支自动步枪和一支半自动步枪,1500发子弹,4枚手榴弹,我不多说,大家也应该明白,这对我们铁岭市民意味着什么?同志们,这是一场战役!我们要不惜代价,不怕流血牺牲,用我们的生命筑起一道铜墙铁壁,将犯罪分子拦截在铁岭之外,绝不能让一人、一枪、一弹流入铁岭!”
  紧接着,张春鹤布置了具体的拦截任务,组成5个追铺小组,在最短时间之内控制车站和各交通要道,并且加强在市区街道的巡逻警力。
  
  四
  许忠集开着车刚刚驶入铁岭的范围不远,车就抛锚了,水箱在冒烟。这个地方叫柴河沿,后面不远就是柴河。
  许忠集拍了一把方向盘,嘴里骂了一句:“该死,水箱干了。”
  三个人跳下车,钻进边上一片高粱地,蹲在那里商量往后怎么办。
  许敏问道:“哥,下面咋办?”
  许忠集想了想,说:“妹子,你和我们分开走。你是女人,目标小。再说,你也没有杀人,快离开东北,去南方躲几年,千万别回老家。哥不能照顾你了,你带上咱们这些年攒下的几万块钱逃命去吧。”
  “哥,你和良子咋办?”
  “小敏,你哥说得对,你快走吧。逃一命是一命了。我和你哥已经杀人了,血案在身只能亡命天涯了。你不一样,你没有杀人,还年轻,以后日子还长,找个好人家,好好过日子去,忘了良子吧。”
  许敏抱住林国良哭起来,边哭别说:“我不走,要死死一块。”
  许忠集红着眼把许敏拉开,说:“听着,你不能死!咱们老许家就剩你了,你要活着。听哥话快走。一到铁岭你就去火车站,买上朝南开的车票,走得越远越好。我和良子,只要能逃过这一劫,就去南方找你。快走啊,再晚就来不及了。”

图片 1

亲历了那次枪战的现任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周晓民回忆了那场惊心动魄的警匪大战:

歹徒从枪库倒出3支全自动步枪

辽阳市东京陵公社新城大队民兵军械员凌国梁与该大队电机厂工人、曾是部队校枪员的徐忠正及一名女社员王敏,因与大队干部发生矛盾,准备实施报复。

三人从大队民兵连枪库内盗出全自动步枪3支,子弹1500发,并让村里司机穆春林开解放卡车拉他们去找大队干部行凶。穆胆小不去,被徐、凌两人开枪打死,穆的尸体连同600多发子弹和一支全自动步枪埋在苞米地中,三人开车逃往铁岭境内。

警方在装备上吃亏

铁岭地区公安局接到省公安厅这个通报的时间是1979年7月14日早上5点多钟,之后,铁岭地区公安局立即组织警力堵截,迅速成立5个追捕组,控制了车站和交通要道。

当时公安机关配备的都是杂牌枪,一些枪打出的子弹甚至都走不了直线,而犯罪分子却带有两支全自动步枪,800多发子弹,如果与犯罪分子交火,公安人员在装备上恐怕要吃亏。

本文由澳门网站大全注册平台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建国以来规模最大最寒冷的警察匪徒大战,柴河

关键词: